• <i id="bmrrp"><bdo id="bmrrp"><strong id="bmrrp"></strong></bdo></i>

    <u id="bmrrp"><bdo id="bmrrp"></bdo></u>
    1. <u id="bmrrp"></u>
          1. 服務熱線 400-0000-000

            新聞動態

            news trends

            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態

            「職業教育」的投資機會和挑戰分析

            近日,中辦國辦印發《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提出主要目標,到2025年,職業本科教育招生規模不低于高等職業教育招生規模的10%。到2035年,職業教育整體水平進入世界前列,技能型社會基本建成。


            近年來高職院校持續擴招,在校生和招生人數已經與普通本科持平。據教育部《中國教育統計年鑒2019》統計,2019年我國高職院校招生規模擴招114萬人至484萬人,同期普通本科為431萬人,并規劃2020、2021年兩年擴招200萬人。若以高職600-700萬人招生規模計算(暫不考慮后續擴招),則預計2025年職教本科招生規模將達60-70萬人。


            那么,如何理解為什么要強調職業教育的高質量發展?


            發展職業教育又會帶來什么樣的投資機會呢?


            這其中又有哪些投資挑戰?


            一、重要事件

             

            2021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鼓勵上市公司、行業龍頭企業舉辦職業教育,鼓勵各類企業依法參與舉辦職業教育。鼓勵職業學校與社會資本合作共建職業教育基礎設施、實訓基地,共建共享公共實訓基地。

             

            《意見》明確,到2025年,職業教育類型特色更加鮮明,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基本建成,技能型社會建設全面推進。辦學格局更加優化,辦學條件大幅改善,職業本科教育招生規模不低于高等職業教育招生規模的10%,職業教育吸引力和培養質量顯著提高。

             

            到2035年,職業教育整體水平進入世界前列,技能型社會基本建成。技術技能人才社會地位大幅提升,職業教育供給與經濟社會發展需求高度匹配,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中的作用顯著增強。

             

            《意見》要求,因地制宜、統籌推進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協調發展。加快建立“職教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質+職業技能”考試招生辦法,加強省級統籌,確保公平公正。加強職業教育理論研究,及時總結中國特色職業教育辦學規律和制度模式。

             

            《意見》確定,圍繞國家重大戰略,將緊密對接產業升級和技術變革趨勢,優先發展先進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現代農業、現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人工智能等產業需要的一批新興專業,加快建設學前、護理、康養、家政等一批人才緊缺的專業,改造升級鋼鐵冶金、化工醫藥、建筑工程、輕紡制造等一批傳統專業,撤并淘汰供給過剩、就業率低、職業崗位消失的專業,鼓勵學校開設更多緊缺的、符合市場需求的專業,形成緊密對接產業鏈、創新鏈的專業體系等。

             

            《意見》明確,為了健全多元辦學格局,構建政府統籌管理、行業企業積極舉辦、社會力量深度參與的多元辦學格局。健全國有資產評估、產權流轉、權益分配、干部人事管理等制度。鼓勵上市公司、行業龍頭企業舉辦職業教育,鼓勵各類企業依法參與舉辦職業教育。鼓勵職業學校與社會資本合作共建職業教育基礎設施、實訓基地,共建共享公共實訓基地。

             

            《意見》提出,職業學校要主動吸納行業龍頭企業深度參與職業教育專業規劃、課程設置、教材開發、教學設計、教學實施,合作共建新專業、開發新課程、開展訂單培養。鼓勵行業龍頭企業主導建立全國性、行業性職教集團,推進實體化運作。探索中國特色學徒制,大力培養技術技能人才。支持企業接收學生實習實訓,引導企業按崗位總量的一定比例設立學徒崗位。

             

            《意見》要求,各地要把促進企業參與校企合作、培養技術技能人才作為產業發展規劃、產業激勵政策、鄉村振興規劃制定的重要內容,對產教融合型企業給予“金融+財政+土地+信用”組合式激勵,按規定落實相關稅費政策。工業和信息化部門要把企業參與校企合作的情況,作為各類示范企業評選的重要參考。教育、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要把校企合作成效作為評價職業學校辦學質量的重要內容。國有資產監督管理機構要支持企業參與和舉辦職業教育。鼓勵金融機構依法依規為校企合作提供相關信貸和融資支持。

             

            二、相關政策梳理


            從2019年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簡稱“職教20條”)開始,關于職業教育的利好政策密集出臺,全國職業教育大會對職業教育的“前途廣闊大有可為”戰略定位,可以看出國家對于職業教育積極支持和鼓勵的態度。在政策的支持和引領下,民辦職業教育或迎來發展的黃金時代。


            2019年2月,國務院發布《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為進一步辦好新時代職業教育,制定總體要求與目標以及具體指標,包括:完善國家職業教育制度體系;構建職業教育國家標準;促進產教融合校企“雙元”育人;建設多元辦學格局;完善技術技能人才保障政策;加強職業教育辦學質量督導評價;做好改革組織實施工作。


            2020年9月,教育部九部門印發《職業教育提質培優行動計劃(2020—2023 年)》,提到推動學歷教育與職業培訓并舉并重:要落實職業學校并舉實施學歷教育與培訓的法定職責,按照育訓結合、長短結合、內外結合的要求,面向在校學生和全體社會成員開展職業培訓,實現優質職業學校年培訓人次達到在校生規模的2 倍以上;依托職業院校、培訓機構、農業技術推廣站等機構,面向“三農”提供全產業鏈技術培訓服務及技術支持,為脫貧致富提供持續動力;引導職業學校和龍頭企業聯合建設500 個左右示范性職工培訓基地。


            2021年3月,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6月,修訂草案初次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我國現行職業教育發自1996年實施,25年來首次大修。修訂草案的主要宗旨是提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使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的學習成果融通、互認。


            主要內容包括推進職業教育國家“學分銀行”建設,促進各級各類學校教育與職業培訓以及其他職業教育學習成果認定、積累和轉換;推動多元辦學,支持政府購買服務對民辦職業學校和職業培訓機構予以扶持;鼓勵職業學校在招生就業、培養方案制定、師資隊伍建設等方面與相關行業組織、企業等建立合作機制。


            微信圖片_20211014091727.png


            三、投資機會與挑戰


            (一)明確職業教育中長期發展目標


            《意見》對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提出主要目標,到2025年,職業本科教育招生規模不低于高等職業教育招生規模的10%。到2035年,職業教育整體水平進入世界前列,技能型社會基本建成。


            近年來高職院校持續擴招,在校生和招生人數已經與普通本科持平。據教育部《中國教育統計年鑒2019》統計,2019年我國高職院校招生規模擴招114萬人至484萬人,同期普通本科為431萬人,并規劃2020、2021年兩年擴招200萬人。若以高職600-700萬人招生規模計算(暫不考慮后續擴招),則預計2025年職教本科招生規模將達60-70萬人。


            另外,2020年,全國共有1,486所高職院校與21所本科層次職業學校,職教本科僅占高職院校數量的1.4%。而至2025年之前,職教本科院校將進入加速審批和釋放的“關鍵”窗口期。


            (二)明確鼓勵社會資本舉辦職業教育


            《意見》明確:


            1、鼓勵上市公司、行業龍頭企業舉辦職業教育,鼓勵各類企業依法參與舉辦職業教育;


            2、鼓勵行業龍頭企業主導建立全國性、行業性職教集團,推進實體化運作;


            3、對產教融合型企業給予“金融+財政+土地+信用”組合式激勵,按規定落實相關稅費政策。


            不同于“雙減”文件嚴格禁止資本進入義務教育階段校外培訓領域,職業教育是政策明確鼓勵進入的方向,相信在后續的資本市場支持上也會有相應的政策。實際上,2021年至今,教育部已批準25所民辦本科高校收購。結合第一點量化指標,后續在職教領域以上市公司和產業龍頭企業為主的“內生增長+外延擴張”的投資機會應該是可以期待的。


            (三)明確優化職業教育供給結構


            1、優先發展先進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現代農業、現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人工智能等產業需要的一批新興專業;


            2、加快建設學前、護理、康養、家政等一批人才緊缺的專業;


            3、改造升級鋼鐵冶金、化工醫藥、建筑工程、輕紡制造等一批傳統專業;


            4、撤并淘汰供給過剩、就業率低、職業崗位消失的專業,鼓勵學校開設更多緊缺的、符合市場需求的專業


            最終,形成緊密對接產業鏈、創新鏈的專業體系。支持行業企業開展技術技能人才培養培訓,推行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制度和在崗繼續教育制度。


            這里面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優先發展的新興專業如先進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現代農業、現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人工智能等,這實際上都已經有非常明確的產業、專業方向。


            要理解這一點,最好結合“專精特新”小巨人、“單項冠軍”、“隱形冠軍”等政策來整體理解,要發展創新型中小企業,尤其是制造業的中小企業,必須要有強大的“職業教育體系”來做支撐。這與目前傳統理解的考公、考編、考學等職業教育不完全一致,實際上,應該更加強調,產業、企業發展中需要的職業技能及其持續學習培養機制。


            1980年代,德國的職業教育曾因理論內容過多且脫離實際而飽受業界批評。德國職業教育學者Felix Raune提出“以工作過程為導向的新職業教育理論”,對職業教育界影響深遠。Raune認為,現代企業人才要擁有的不僅僅是適應工作世界的能力,還要具有“從對經濟、社會和生態負責的角度,建構工作世界的能力”。其中,強調的是人在生產活動中不斷運用認知能力解決問題,不斷重新表達的過程。職業教育研究者們達成的一個共識是,職業教育不能與真實世界脫鉤,需要的是一種終身學習能力的培養。


            按照這個角度,需要摒棄過去傳統理解的考公、考編、考學等職業教育,“一次性獲客、無后續復購”的慣性思維,更需要站在產業鏈、創新鏈的角度去重構職業教育的價值鏈條,具備這樣能力的企業或許才有真正長期的投資潛力。


            另外,還需要注意的是,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主要還是以K12為主,職業教育為輔,港股和新三板中倒是有不少真正以“職業教育”為主業的企業,但總體來說,職業教育賽道的龍頭效應并不明顯,既是一種長期的成長性投資機會,也是一種極大的投資挑戰,例如細分專業領域太多,各專業天花板較低,跨專業運營難度較大等問題。


            關注官方微信號

            日本高清不卡全中文字幕_av天堂东京热无码_色77久久综合网_视频播放在线观看精品视频

          2. <i id="bmrrp"><bdo id="bmrrp"><strong id="bmrrp"></strong></bdo></i>

            <u id="bmrrp"><bdo id="bmrrp"></bdo></u>
            1. <u id="bmrrp"></u>